贺州学校大全贺州教育新闻正文

瑶乡寻梦

2015年09月22日 12:42 来源:学校大全编辑:admin

花山瑶族乡位于桂东北的贺州市钟山县西北部,东与公安镇交界,西邻恭城县,南接燕塘镇和平乐县同安镇,北面与我的家乡红花镇山水相依,与我的村庄仅仅一山之隔。

小时候,每到圩日的一大早,常常看到三五成群的花山村民们挑着自己编织的箩筐、簸箕、鸡笼、竹筛等农具从我们村子经过,他们翻越了西岭,走了十几里山路,来到隔壁的红花镇赶圩。到了傍晚,他们卖完农具,买了生盐、肥皂、蔬菜等日用品,一路说说笑笑,心满意足把家还。在那个物质匮乏,交通闭塞的年代,勤劳善良的乡民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沿袭着一成不变的自然规律。

时光流转,日月穿梭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祖国各地,大江南北,地处群山之中的花山瑶族乡顺应时代的潮流,勇闯潮头。他们依托独特的地理环境和丰富的自然资源,大力发展经济,改善村民生活,营造美丽环境,整个瑶乡呈现了一派欣欣向荣、和谐向上的景象。

烈日如火的八月初,我们沿着环山公路,开始了一段瑶乡寻梦之旅。近年来,花山乡的各个村寨之间都修建了水泥路,给乡民们的出行带来了很大的方便。穿行在群山环绕的村庄间,满眼的绿意,淙淙的流水,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,顿时让人心旷神怡。花山乡拥有丰富的森林资源和水资源,花山林场是一个规模庞大的国有林场。这里气候冬暖夏凉,常年降雨丰沛,适合植物生长,山上林木葱茏,竹林遍布,生长着松树、杉树等常见树种以及红豆杉等一些名贵植物,还有毛竹、水竹等竹类植物,不仅为村民们提供了丰富的木材资源和竹笋、笋干等美味食物,还带来了优美的环境和独特的旅游资源。

这里的村寨大都依山而建,莽莽苍苍的山林像一道绿色的屏障,把小山村环绕在自己的心脏部位,温暖而舒适。蜿蜒的平西河自山间缓缓流淌,流过森林,流过村庄,流过河滩,然后汇入思勤江中,一路向西,流向西江。村寨不大,一般只有二三十户人家,有的甚至只有几户十几户。以前,村民们的房子大都以泥墙、砖瓦结构为主,年深月久,风吹日晒,经常出现漏雨、剥落等现象。现在,大部分村民家里都建起了水泥楼房,还有别墅式的小洋楼。平西村委的上平村与下平村位于相对平坦开阔的地界,村后青山隐隐,村前绿树环绕,村舍俨然,阡陌交错,禾苗飘香,蔬菜吐翠,一派山水田园的景象。

进入村民家中,他们热情地接待了我们,并向我们谈起了今昔生活的变化,言语中透露着对新生活的由衷赞美和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。村民告诉我们,以前,他们以耕种为主,农闲时候也编些农具,伐点木材,饲养一些家禽家畜来贴补家用。俗话说,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。现在,乡里充分利用山地资源发展种养业,不断调整优化农业产业结构,在山上大力发展名优水果和建立茶叶、速丰桉、生姜、香菇等农业种植基地,拓宽农民增收渠道。一片片果园、一座座电站、一家家石材厂如雨后春笋出现在瑶乡大地上,使村民们经济得到了增长,生活也随着改善。但言谈中,村民们也透露出了隐隐的忧虑,他们担心过度的开发与利用,会使得资源减少严重,也担心会给环境带来不良的影响和破坏。如何合理开发和利用资源,如何保护环境,实现可持续发展,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我们考虑和深思的问题。

沿着平坦的水泥路面,我们来到了位于路边的大湾村。村庄不大,只有十多户人家。整个村子宛如一幅扇形的水墨画,村后的山林如一把太师椅的靠背,成为了村庄天然的靠山。左右两边的树木则如太师椅的扶手。中国建筑素来讲究风水,所谓的风水,也就是必须有山有水,山为依靠,水为财源,山为村民提供了丰富的植物资源,水则为村民的起居饮食、农田灌溉、牲畜养殖等提供了便利。所以我们的祖先在选择居住地的时候,首先考虑到了这一点。在山前相对平坦的地方,依据山势地形建起了房屋,并在门前空地种植了南瓜、丝瓜、豆角等。碧绿的南瓜藤匍匐在地面上,枝蔓重生,间或几朵橘红的瓜花在阳光下收拢了花瓣,丝瓜豆角垂挂在篱笆架上,呈现出丰收的喜悦。行走在乡间小路上,遇到的人不多,大多是老人与小孩。近几年,打工的浪潮冲击着广大农村地区,也波及了大山深处的瑶乡。年轻人及中年人基本都到外面打工了,剩下老人小孩留守家园。随着地方经济的发展,也有部分年轻人逐渐返乡,投入到地方经济建设和家乡发展当中,搞起了种养业及石材开发等。

在保安村委新建的村民委员会办公楼旁边,矗立着一块“记住乡情、留住乡愁”道德文化长廊,它深深地吸引了我的目光,让我久久驻足,陷入沉思。保安村地处花山瑶族乡西北边,属花山乡最边远的山区贫困村,辖十里坪、上下周家、大田叉等10个自然村。一直以来,乡党委和政府非常重视贫困村的发展,乡党委书记黄炳初心系保安村民,多次深入保安与村干部进行座谈,研究和讨论保安的发展大计。保安贫困村第一书记邱建义带队到村干部家了解保安的经济发展,并和工作组的同志深入村民家中了解群众生活生产情况。第一书记亲自挂点保安后盾单位,与保安村干部关注民生,关爱儿童成长,他们深入田间地头,深入村屯学校,深入群众家中,查看道路交通及公共设施安全,看望慰问一线教师和留守儿童,给他们送去了温暖和鼓舞。保安村主任韦尚彬利用自己在学校所学的畜牧兽医专业知识,亲自为村民家牲畜注射防疫疫苗,给群众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收益。多年来,他深入来宾、玉林等地实地考察农村及农业的发展情况,准备利用本地优越的山地资源和土壤结构,大力发展油茶树、山楂种植。茶籽油是一种营养价值与药用价值颇高的植物类用油,具有很高的使用价值和经济价值。这一带原有的油茶树经过几十年的自然生长,由于没有统一的规划和管理,许多已经老化或者荒芜,产量降低,只有重新统一规划,扩大种植面积,加强管理,才能发挥更大的效益,更好地造福老百姓。我们期待着保安满山茶树,茶花朵朵,茶果累累,茶油飘香的日子早日到来。

一方水土一方情,每一个人心中都有着对故土深深的眷恋与美好的祝福。故乡的山山水水,牵系着每一个远行游子浓浓的乡情,那一缕淡淡的乡愁,是午夜梦回时心中挥不去的牵念。家乡要发展,环境不变样,留得住青山绿水,才能留得住乡情,记得住乡愁。多年以后,当那些远行的游子回忆故乡时,至少,还有一些无法抹去的印记,那是烙在血脉里的,不管身在何处,都会始终相随。

花山瑶族乡地处连绵不绝的群山之中,保持了其独具特色的瑶族民俗。该乡目前有人口七千多人,聚居瑶、壮、汉等民族,其中瑶族壮族人口达到了六千多,占了百分之八十五以上。各瑶族主要分布在周家脑,林坪,三叉,保安等村。这里的村民从一学会说话开始就讲壮话,口口相传,也讲一些本地土话。在一户村民家中,两个三四岁的小女孩用壮语叫我“丫那”(阿姨)。她们对我的手机非常感兴趣,不停地摆出各种姿势让我给她们照相。她们不穿鞋子,随意地在地板上打滚,她们每天都和土地做着最亲密最直接的接触,真正做到了土生土长,完全没有城里孩子的娇气和专宠,有的只是大山一样的纯朴和自然。我让她们教我壮话,但我一句也没听懂。我奇怪于她们从小就说壮话,到学校怎么听得懂普通话,怎么用普通话来交流和学习。她们的奶奶告诉我,她们虽然讲壮话,但现在也听得懂本地土话、桂柳话和普通话,只是不怎么会说。我教了她们说普通话,她们竟然很快就学会了。壮语作为中国的大语言之一,使用人口大约2000万以上,壮语在壮族聚居的乡村地区和部分城镇仍普遍使用,但壮文由于种种原因至今没有普及。作为一种民族语言,它是这个民族血液里流淌着的一种根源,是这个民族的一个文化符号。花山作为一个瑶族乡,却是一个以讲壮话为主的地区,我感到很奇怪。他们说,因为花山是瑶、壮、汉等多民族聚居的地方,之前很多母亲是壮族的孩子却跟了父亲成为瑶族,或者父亲是壮族的,孩子也跟了母亲成为瑶族,瑶族人口居多,但却沿袭了原来讲壮语的习惯,一直传承了下来。花山为壮语的传承与发展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,对研究壮语的历史与文化也具有很高的价值和意义。乡音难改,乡情难忘,无论去到哪里,只要听到同是讲壮话的人,一定会倍感亲切。在他乡听到了久违的乡音,也会激起游子那一缕淡淡的思乡愁绪。

大大小小的村落卧在群山的怀抱中,各民族交错相居,各村落长期和谐相处,形成了淳朴的民风及和谐发展的氛围。在上平村退休教师莫远芳的家中,热情好客的女主人一见到我们,赶紧烧水沏茶,并拿出了自家种植的花生,执意要我们带一些回去。莫老师谈起花山乡的教育教学情况时,热情高涨,滔滔不绝,如数家珍,言语中流露出满满的自豪。在漫长的教学生涯中,莫老师三十几年如一日,奔走在瑶乡教育教学的第一线,为瑶乡的教育奉献了自己毕生的精力和智慧,如今虽然退下来了,依旧关注瑶乡的教育事业,关心孩子们的学习与成长,不得不让人肃然起敬。

漫步在草木葱茏的瑶乡小路上,穿行在青山绿水之间,眼前一片碧色环绕,耳畔回荡着汩汩流淌的水声,和风轻拂,竹林发出飒飒的清音,野芭蕉舒展着宽大的叶片,唱出动人的歌谣,虽是盛夏,却给人一种清爽舒适的感觉,它能过滤掉俗世的烦扰与尘埃,让你浮躁的心灵慢慢沉静下来,沉入这美丽动人的一方山水间。

相关评论

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
相关新闻

贺州热门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