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州学校大全贺州教育新闻正文

风动桂花香

2015年09月22日 12:42 来源:学校大全编辑:admin

白露已过,秋分不远,我的小城,桂花还在沉睡。每日走过的小路两旁,郁郁蓊蓊的的桂树上,原本苍绿的叶子蒙上了尘世的灰,秋的气息愈来愈浓烈了。忽而一场秋雨,在九月的某个黄昏飘飘洒洒,从天而降,是否它会在一夜之间,洗净这沉重的污垢,催开那淡黄的蕊?

清晨,雨还在下,淅淅沥沥的,空气里忽然有了秋的味道。大街上,昨日还是夏裙翩翩,如彩蝶飞舞,转眼已是秋装上身,无数的雨伞如雨后的蘑菇突突地冒了出来,遮住了路人行色匆匆的脸。抱着一种奔赴事先预约的盛会的心情,我奔向那条熟悉的小径,想一睹桂花的芳容。

一路上,我摒神静气,呼吸着雨后空气里夹杂着泥土气味的薄凉气息,捕捉着空气里那一缕熟悉的馨香,直到雨伞撞向了头顶的桂枝,簌簌的雨点纷纷而下,我正疑心是否桂花不禁风雨,随风飘落,哪成想,连桂花的影子也没有,只有那一树一树苍翠的叶片,在秋雨的冲刷下愈发清亮,亮得逼你的眼。

那场预约的花期没有如期而至,原来,所有预设好的结局,并不一定有一个灿烂的开始,很多时候,并非一切如你所愿。我只能在这薄凉的秋雨里,回忆着去年那一场花开,等待着不久的将来,那一场美丽的遇见。

是不是我太心急了呢?每到入秋,就以为桂花会如期盛放。小时候曾经唱过一首歌谣:“八月桂花遍地开,鲜红的旗帜竖啊竖起来,张灯又结彩呀,张灯又结彩呀,光辉灿烂闪出新世界。”那时候多么年少无知呀,我就以为,桂花肯定是在八月开的。于是,从第一场秋雨落下,我就开始了等待。因为有了等待,每个日子里都有了花香。

在百无聊赖而又满是憧憬的等待中,无意间翻看去年的微信,才发现,我的小城,桂花不是开在八月里,而是过了立冬以后,小雪将近的节气里,她才姗姗而来,悄然盛放。那个时候呀,各种花草都已销声匿迹,我们这里却是满城尽是桂花香。目光所到之处,点点娇黄的花蕊,璀璨地开在繁茂的枝头上,遮住了苍翠的枝叶,桂花成了这个季节的主角,其他的花旦已然谢幕,只有桂花,素装粉面,娉婷登场,即使不施粉黛,不着红妆,就已经独占鳌头,艳惊四座。在花仙子群聚的剧目里,桂花不是那艳冠群芳的花旦,桂花只是那一袭素装的青衣,她只需轻启朱唇,眉目间,自是顾盼生姿,辗转流连。

从花下经过,目光所及,繁星点点,鼻息所至,馨芬缕缕,令你不忍用力去呼吸,仿佛你只要稍微用力,那一缕馨香就会挣脱你,飘然而去,寻她不着。我只愿在这轻轻的一翕一合间,不曾惊动,不许贪婪,让这缕缕淡淡的馨香永远萦绕,萦绕在你的鼻息里,萦绕在你的眉间心上,永不消散。

我就那样徜徉在桂树间,轻摁快门,绕着桂花树,不断地变换着角度,去摄下那一树一树的花开,拍下那一朵一朵娇黄的嫩蕊,留住这片刻的美丽,让她在我的心里永恒。任凭路上的行人用不解的眼光斜睨着我,他们不懂,我也无需谁懂。

我知道,任何错过花期的盛开,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懂得去珍惜,去呵护。小城的桂花,那样与世无争,与人无求,默默绽放,用自己的馨香去装扮这个萧索的冬日,给这个黯淡的季节增添了一抹动人的亮色,可是,桂花终究还是逃脱不了被攀折被摇落的命运。正当我沉浸在满城飘香的那段日子里暗自庆幸时,几天后的清晨,却猛然发现许多较低处的桂花已经稀稀落落,近前来看,才发现那些桂花已经被人连枝折断,凡是人手能够够得着的地方,到处是伤痕累累,还有零零星星的桂花跌落在树底下,落入泥土里,有些陷入了行人的履印中。不知那早行的人们是否能够停下匆匆的脚步,他们是否注意到,当你踩在这弱小的花朵身上,她不会喊疼,但却会把她的香留在你的脚底下。路边店里的阿姨告诉我,昨天晚上,天色将晚的时候,许多人从家里拿来了塑料布围在桂花树下,不停地摇晃,桂花簌簌而落,他们把摇落下来的桂花大包小包的收集起来,拿回家里去做桂花糖,酿桂花酒。桂花糖是甜的,桂花酒也一定是香醇的,可是,我的心却分明感觉到了疼痛。

一直以来,我们沉浸在桂花的清香里,年年桂花开,似乎早已习以为常。我从来不知道,桂花还会结子。直到有一天,我又一次经过桂花树下时,发现浓密的枝叶间,一串一串如小芒果似的青果在枝头上熠熠生辉。同伴告诉我,这就是桂子。我一惊,早就喜欢的一个诗句突然冒了出来:“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”我一直很喜欢这句话,却一直以为这里的桂子就是桂花,却从来没有去想,桂子原来是桂花结下的果实。开花、结果,这自然界的规律,谁又能抗拒得了呢?

相关评论

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
相关新闻

贺州热门关注